国家反垄断局正式挂牌(反垄断局作用介绍)

11月18日,在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办公大楼,国家反垄断局正式挂牌。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副局长甘霖任国家反垄断局首任局长。自该局消息披露后,各界关注度持续升温。国家反垄断局的成立,一方面,执法体系升级,是促进平台经济健康发展、打造公平竞争市场环境的需要,另一方面或能在全球反垄断实践中分享中国经验。

ASC科研视角:国家反垄断局今日成立,如何看待我国反垄断执法

 

市场越发展,公平竞争就越重要。目前,中国市场主体总数已超过 1.5 亿。加强反垄断,防止资本无序扩张,对于构建高标准市场体系、推动高质量发展、促进共同富裕、实现高水平对外开放具有重要意义。

前段时间,市场监管总局终于对美团的“一换二”垄断行为作出行政处罚,罚款总额 34.42 亿元。这是我国反垄断执法的又一标志性事件。

ASC科研视角:国家反垄断局今日成立,如何看待我国反垄断执法

 

一、反垄断的历史和理论基础

谢尔曼法案(1890)即所谓的“市场经济宪法”,是起源于美国的一项重要的法律和制度创新,正逐步被世界其他国家借鉴。根据《谢尔曼法案》,美国在钢铁、石油、铁路等领域的垄断巨头纷纷被拆分。与当今世界主要国家反垄断法的结构相似,2008 年开始实施的中国反垄断法主要包括垄断协议、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和经营者集中三大支柱。

ASC科研视角:国家反垄断局今日成立,如何看待我国反垄断执法

 

反垄断法经济学的基本原理,包括福利经济学的第一定理(即垄断会使市场均衡无法达到帕累托最优/社会最优),以及法经济学能够提供的新的分析工具——这就需要法经济学学者针对新的生产力形态和新的经济现象,研究和探索新的理论框架和实证分析工具。

ASC科研视角:国家反垄断局今日成立,如何看待我国反垄断执法

 

二,平台经济的新特征

平台和互联网经济的重要特征是双边或多边市场。其主要功能和特点包括:信息中介、间接(跨境)网络效应。2014 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让·梯若尔·蒂罗尔对双边市场理论做出了根本性的贡献。但 Tirole 的双边市场理论“原创版”也对传统反垄断理论提出了挑战——平台规模的扩大有助于提高匹配效率,从而提升社会福利。后半部分将简要介绍作者研究团队近期在平台双边市场理论方面的研究成果,这也是对 Tirole 传统双边市场理论的最新发展和补充。

ASC科研视角:国家反垄断局今日成立,如何看待我国反垄断执法

 

三、全球平台反垄断的最新趋势

近年来,全球平台和互联网技术的反垄断变得更加严格。欧盟采取了严格的法规,先后出台了《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DPR)》等法案,但由于欧盟缺乏大型平台和数字技术企业,因此被怀疑是“平台反垄断保护主义”。因此,欧盟对平台技术企业的严格反垄断不会直接损害本土企业的发展。

美国采取审慎监管:强调推动反垄断创新,注重实践中的法律经济学分析方法,广泛运用和解制度,先后出台《停止平台垄断法》、《平台竞争与机会法》等。尤其值得我们关注的是,美国目前对科技和互联网公司的反垄断特别强调保护和促进创新。

以反垄断法为基础的《中国平台经济反垄断指南》释放了一个明确的信号,即互联网平台不是反垄断法之外的地方。

ASC科研视角:国家反垄断局今日成立,如何看待我国反垄断执法

 

四、平台经济和数字经济的未来展望

一个好的反垄断政策有利于开辟互联网和技术应用的新蓝海市场,提高互联网和技术产业的创新活力,有望推动互联网平台产业整体创新发展。适度反垄断还可以促进数据流动、交易和共享,有助于整个国民经济特别是实体经济的创新和高质量发展。

今天的中国已经和美国并驾齐驱,站到了数字经济的最前沿,前面没有现成的道路。美国正在经历的大数据经济和算法驱动的社会生活方式的变化,也在冲击着中国社会。技术不是中性技术。无论它跳得多快,本质上还是为资本服务的。对技术神话的盲目推崇,往往让我们对幕后操作放松警惕。

我们要看到,平台系统并不是一个客观中立的“管理者”,在“数字控制”的背后存在资本操纵。作为数字经济时代的领头羊之一,中国有责任探索规范互联网平台的新经济现象,寻找缩小贫富差距的方法。这不仅关乎中国,也关乎世界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