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洲里本轮疫情动态报告 满洲里疫情最新数据消息

一些口岸城市疫情防控还存在短板弱项。

满洲里疫情再度暴发背后,蒙古国与俄罗斯疫情怎样了 | 新京智库

2021年11月29日,在满洲里市东山街道办事处怡园社区府欣小区A区,工作人员运送物资。新华社记者 李志鹏 摄

近期,内蒙古满洲里的疫情引发广泛关注。

据央视新闻消息,12月1日0时至14时,内蒙古满洲里新增本土确诊病例12例。12月1日下午,内蒙古满洲里市召开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介绍疫情防控最新进展情况。据通报,截至12月1日14时,内蒙古满洲里市第三轮大规模核酸检测已全部结束,共采集样本164529人份,筛查出阳性57例,其中已确诊17例,另40例待临床复核确诊,今日早8时,满洲里市开展第四轮大规模核酸检测工作,截至14时,已采集样本135472人份,目前采样工作正在有序开展。

国家卫生健康委疾控局二级巡视员崔钢11月30日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介绍说,病毒基因组测序结果显示,满洲里本次疫情与既往本土疫情均无关联,是一起新的境外输入源头引发的疫情。

经过大量走访、调查、研判,综合考虑国家疾控病毒检测及基因测序情况,初步分析本次满洲里疫情为境外入境货物携带病毒,通过“人传人、物传人”方式导致疫情传播扩散。

满洲里此次疫情再次凸显,外防输入极为重要,如果稍有松弛,就有可能让病毒长驱直入,在国内引发传播。

从病毒源头来看,目前还不能确认此次疫情病毒的生物学来源和具体来自何方。不过,2020年11月,满洲里也曾发生过境外输入病例。

时隔一年疫情又起,满洲里本轮疫情有何特点?

1 蒙古国疫情较严峻但有缓解迹象

满洲里作为欧亚陆路大通道上的重要枢纽,是中国最大的陆路口岸城市,位于内蒙古东北部,被誉为“东亚之窗”,承担着中俄贸易65%以上的陆路运输任务。

从地缘角度看,此次满洲里疫情,有两个国家值得关注。

满洲里西临蒙古国、北接俄罗斯,是中国最大陆路口岸,这里的货物交流频繁,人员往来密集,最容易成为传染病的集散地和传播通道,甚至成为病毒变异的沃土。而且,当前蒙古国、俄罗斯的疫情都比较严重,这就对外防输入提出了更大的挑战。

根据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HU CSSE)的数据,截至11月29日,蒙古国的累计确诊病例为381528,死亡病例2003;疫苗全程接种(两剂)人数2150479,约占总人口的67%。

由于疫苗接种的加强,蒙古国内疫情目前开始出现缓解迹象,发病率和死亡率也只是缓慢增加。

不过,总体上来看,蒙古国疫情还是比较严峻。从2021年8月中旬以来,疫情在蒙古国首都乌兰巴托和各省迅速蔓延,累计确诊病例从8月底的20万例增至9月底的30万例仅用了1个月时间。

此外,蒙古国的医疗资源有限,床位和医护人员短缺,目前仅有2万多名患者住院治疗,另有6.4万多名患者只能在社区医疗机构指导下居家隔离治疗。

不过,蒙古国也采取了一些应对措施,如在2021年10月1日至11月1日限制餐饮、服务业营业时间,在恢复线下教学的一些高校设立隔离观察室等。

这些举措加上疫苗接种,使得10月至11月蒙古国的病例只增加了约8万人,与8-9月相比,疫情有所放缓。

2 俄罗斯疫情仍很严重

满洲里北接俄罗斯。俄罗斯的疫情目前仍然较为严重。

满洲里疫情再度暴发背后,蒙古国与俄罗斯疫情怎样了 | 新京智库

2021年11月18日,在俄罗斯首都莫斯科,博物馆工作人员扫描参观者的二维码。图/新华社

截至11月29日,俄罗斯的累计确诊病例为9436650,死亡病例为268705;疫苗全程接种(两剂)人数为56353454,占总人口的38.4%。如果再考虑需要接种第三针加强针,俄罗斯的接种率更低。

尽管俄罗斯已研究出好几款国产疫苗,但是人们的接种意愿不高,因此接种率还是偏低。

另一个方面,在俄罗斯一些地区,包括莫斯科和圣彼得堡,人们的生活基本正常,企业基本可以照常营业。当然,一些地区限制参加大型公共活动,仅允许已接种疫苗、最近从新冠肺炎中康复或在过去72小时内核酸检测为阴性的人进入剧院、餐馆和其他场所。但是,这些措施不足以阻止病例增长。

俄罗斯目前是欧洲疫情最严重国家之一。

3 一些口岸城市疫情防控存在短板

内蒙古已经发生过多次境外疫情输入,10月中旬的额济纳疫情就导致上百人感染。调查发现,当时这起疫情也是境外输入源头引起,引发疫情的病毒是德尔塔变异株。尽管疫情具体源头尚不明确,但最初一些病例指向额济纳旗的策克口岸,有多名病例曾有策克口岸旅居史。

满洲里疫情再度暴发背后,蒙古国与俄罗斯疫情怎样了 | 新京智库

满洲里口岸。新华社记者 彭源 摄

策克口岸与蒙古国南戈壁省西伯库伦口岸对应,辐射蒙古国南戈壁、巴音洪格尔、戈壁阿尔泰、前杭盖、后杭盖五个畜产品、矿产品资源较为富集的省区。策克口岸是阿拉善盟对外开放的唯一国际通道,是内蒙古、陕、甘、宁、青五省区所共有的陆路口岸,同时也是内蒙古第三大口岸。

这也意味着与国外直接接壤的口岸是外防输入的重要节点,尤其是与多个国家接壤的口岸,如满洲里更需要绷紧外防输入的弦。

满洲里作为中国最大的陆路口岸城市,边贸的繁荣带来了人员的加速流动,虽然其常住人口约为15万,但特殊的地理位置为满洲里带来了大量商人和游客。在疫情的形势下,这也成为边境城市的防控难点。

从去年11月至今,内蒙古满洲里,黑龙江绥芬河、黑河,云南瑞丽等都反复遭遇疫情。各边境城市也将“外防输入”作为防控重点。

10月29日,呼伦贝尔还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做好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紧急通知》,严格加强边境口岸及周边区域管理。

国家卫生健康委疾控局二级巡视员崔钢表示,近期中国暴发多起本土聚集性疫情,均是境外疫情经口岸城市输入,暴露出一些口岸城市疫情防控还存在短板弱项。完善口岸城市疫情防控机制,健全疫情监测预警体系,严格入境人员和口岸高风险人员管理,以及加强冷链各环节防控,是当下疫情防控的重点。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