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棒球杂谈 > 尹玉姬(尹玉姬119环)

尹玉姬(尹玉姬119环)

2022-10-29 22:07:43|红果资源站小编 |来源:投稿

本文目录一览:

  • 1、这一箭,让黎明初现!还记得那弥足珍贵的射箭项目首金吗?
  • 2、伊玉姬的生平资料如何?
  • 3、《假面高中》第45章 抵死缠绵
  • 4、天津大学研究生导师名单
  • 5、08年奥运会中国一共夺得了51枚金牌,哪块金牌含金量最高呢?
  • 6、2018年北京冬奥会射箭第一名是谁

这一箭,让黎明初现!还记得那弥足珍贵的射箭项目首金吗?

2008年北京奥运会,中国51枚宝贵的金牌中哪一枚难度最大?我想这个问题没有比张娟娟的女子射箭个人金牌更有力的答案。张娟娟这枚金牌难度有多逆天?

我们应该先了解一个背景,韩国射箭项目,尤其是女子射箭队,可以说代表了这个星球上人类射箭项目的最高实力,没有之一。自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开始,韩国女子射箭队几乎包揽了奥运会该项目个人和团体的所有金牌,是这个领域唯一的霸主。直到现在,女子射箭的世界纪录和奥运会纪录仍由韩国队牢牢把控。也就是说打败韩国射箭队就像打败中国乒乓球队一样猝不可及。

但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中国运动员张娟娟攀上天梯,给了这位霸主重重一击。在个人射箭项目开始前,韩国男、女队就已经在团体比赛中战胜中国队,包揽奥运金牌。接下来的个人项目,韩国队也玩成了团体赛。个人项目赛程过半,韩国队参加个人项目的选手仍是整整齐齐,其他国家只留下零星的运动员,中国队只剩下张娟娟。

张娟娟此前最好成绩是2006年射箭世界杯总决赛个人第一名,她的团体成绩最好的是2004年雅典奥运会女子团体银牌,而他最大劲敌朴成贤在2004年雅典奥运会就连夺两枚金牌,是当时世界女子箭坛当仁不让的第一人。

说回比赛,肩负中国女子射箭希望的张娟娟孤军奋战仍发挥神勇,一路高歌猛进,越过半决赛中的一座座山峰。终于在决赛现场,张娟娟遇到了以朴成贤为首、朱贤贞、尹玉姬组成的韩国三叉戟,这就意味着想要夺冠,张娟娟要一人单挑韩国队三名国手,时间是2008年2月14日下午,北京下着蒙蒙细雨,看台上挤满中、韩两国观众,加油助威声此起彼伏,朱贤贞、尹玉姬接连被淘汰,张娟娟和朴成贤的终极一战再无障碍。

决赛一共四轮,每一轮三箭总环数最高者夺冠。决赛开始,第一轮的三箭朴成贤,不愧是朴成贤,发挥极其稳定,成绩分别是九环、十环、十环。而张娟娟虽然第一件和第三件射出了十环和九环的好成绩,但第二箭受观众席上闪光灯的影响,只射出了七环。

一轮完毕张娟娟总成绩二十六环,朴成贤总成绩二十九环,张娟娟落后三环。

第二轮比拼开始,张娟娟稳住心态,第一件九环,朴成贤第二轮开局一般,第一箭八环。张娟娟继续稳住。第二箭九环,朴成贤持续低迷。第二箭,八环,张娟娟更上一层楼。第三箭,十环,朴成贤找回状态。第三箭,十环。二轮完毕,张娟娟总成绩五十三环,调成前总成绩五十五环,仍落后两环。

第三轮比拼开始,张娟娟先手开门红,第一箭十环,这是朴成贤手起箭落、第一箭九环,张娟娟乘胜追击。第二箭,九环,朴成贤心态波动。第二箭,八环,张娟娟持续发力。第三箭,十环,朴成贤神情严肃。第三箭,九环,三轮完毕,张娟娟总成绩八十二环,朴存贤总成绩八十一环,张娟娟领先一环的微弱优势挺进决赛轮。

最后一轮开始,朴成贤先手第一箭,稳稳中靶十环。张娟娟不甘示弱,第一箭也是十环。第二箭,朴成贤明显沉不住气,命中八环,场边韩国观众也是满面愁容。

张娟娟不无外界影响,沉稳撒放一气呵成,九环!最后一箭,朴成贤瞄准良久,终于撒出十环。

注意到这里,朴成贤最终成绩就已经出来了,一百零九环。也就是说张娟娟最后一箭误差只能在九环或者十环才能拿到冠军。此时全场目光聚集在张娟娟身上,他的最后一箭是创造历史还是错失金牌?

就在一瞬间,啪的一声,稳中九环,全场欢呼雷动。张娟娟终于展露笑颜,高举双手,他超越了自己、创造了历史和中国夺得第一枚奥运会射箭金牌的同时,也终结了韩国二十四年射箭场上的不败神话。在颁奖仪式上,朴成贤神情落寂,过去二十四年的奥运赛场,他们凭借引以为傲的射箭,每次都是独霸领奖台。但这一次站得最高的是一名中国运动员张娟娟,多年磨砺在一朝绽放,惊艳世界。

当时间奔跑到下一个百年奥运历史,会记得这枚改写中国奥运历史的金牌。

同时张娟娟也告诉我们,奥运赛场没有所谓的宿命,只有不断的突破,人生亦是如此。

伊玉姬的生平资料如何?

生日: 1985年03月01日 性别: 女 身高: 1.62米 / 5尺4寸 体重: 63公斤 / 139磅 国家及地区: 韩国 出生地: 韩国 参赛项目: 射箭 - 女子个人 射箭 - 女子团体 基本信息教练:Mun Hyung-Cheol [国家队] (archery.or.kr /07) 俱乐部:韩国醴泉郡昌俱乐部 本届参赛比赛列表时间 比赛项目 比赛名称 比赛地点 比赛结果

08-14 17:21 射箭 女子个人铜牌决赛 奥林匹克公园射箭场 109

08-14 16:52 射箭 女子个人半决赛 奥林匹克公园射箭场 109

08-14 16:13 射箭 女子个人1/4决赛 奥林匹克公园射箭场 111

08-14 11:09 射箭 女子个人1/8淘汰赛

陈玲 VS 尹玉姬 奥林匹克公园射箭场 103 : 113

08-12 12:23 射箭 女子个人1/16淘汰赛

玛丽-皮尔·博德特 VS 尹玉姬 奥林匹克公园射箭场 107 : 114

08-12 12:10 射箭 女子个人1/32淘汰赛

阿尔宾娜·卡马列季诺娃 VS 尹玉姬 奥林匹克公园射箭场 102 : 109

08-10 18:10 射箭 女子团体金牌决赛

韩国 VS 中国 奥林匹克公园射箭场 224 : 215

08-10 16:25 射箭 女子团体半决赛

韩国 VS 法国 奥林匹克公园射箭场 213 : 184

08-10 12:05 射箭 女子团体1/4淘汰赛

韩国 VS 意大利 奥林匹克公园射箭场 231 : 217

08-09 12:00 射箭 女子个人排名赛 奥林匹克公园射箭场 667

历史成绩注:详见“其他信息”。 排名 比赛项目 年份 比赛地点

世界杯

1 个人 2008 土耳其安塔利亚

1 个人 2008 克罗地亚波雷奇

1 团体 2007 韩国蔚山

1 个人 2006 中国上海

2 个人 2008 法国博埃

3 个人 2007 韩国蔚山

图片好象不能放

《假面高中》第45章 抵死缠绵

这学期的最后一次月考,紧赶慢赶也过去了。苏小澈的名次回升到年级前六十。唐菲菲则在班上倒数。

元旦晚会的节目选拔按部就班地进行着。出乎所有人的意料,19班的节目,一个也没有通过。安雅们的现代舞,被认为“尺度太大,影响不好”。蓝若悠们的音乐剧,则被批“情节单薄,动作不标准”。

苏小澈看过音乐剧的排练,着实被那“积极向上”的主题雷得里焦外嫩——音乐剧的名字叫《十八岁的梦》,配乐全是《最初的梦想》《隐形的翅膀》这一类,十七八岁的姑娘,演得就像小学生过家家,跳舞也很一般。而那个现代舞,实际上尺度并不太大——又不是脱衣舞!

花朵们怨念丛生,眼泪吧嗒吧嗒地掉,也没人去管唐菲菲——唐菲菲根本没去初选。初选那天,唐菲菲没来学校。唐菲菲再也没来学校。

唐菲菲又转学了。盛涛涛如释重负。唐菲菲转去一中的文奥班了。

苏小澈并不意外。唐菲菲转学前,苏小澈见过唐菲菲——不是在学校。苏小澈万万也没想到,最后一次见唐菲菲,居然会是在那样的时间、地点,目睹那样不堪入目的画面。

初选前的那个周末,苏小澈留在学校写作业,没有回家。柳星儿周末一向不回家,于是周六晚上,两人结伴去校门口的澡堂洗澡。

这个点,澡堂的生意很好,大多是住校生来洗澡。单人间已经没了,老板娘问双人间行不行?还便宜几块钱。

附近没有别的澡堂。苏小澈有点尴尬,却别无选择。苏小澈本能地和别人保持距离,即使对方也是女生。苏小澈长这么大,从来不敢和女生们玩挠痒痒,更别提什么和好姐妹睡一床说悄悄话了。苏小澈想一想那样的场景,都觉得香艳无比。苏小澈的身心太敏感了。

柳星儿自然地说,当然行啊,你看我们两个姑娘吗。

苏小澈不久前才在幻觉中看到陶思远的裸体,心神涣散得一塌糊涂,就只背对着柳星儿,专心地洗身体。

柳星儿看出苏小澈的紧张,就和苏小澈聊些闲话,诸如穆欣欣又闹了什么笑话、江心秋说过的一些奇闻,等等。

苏小澈的身心渐渐放松了,打心眼里感激柳星儿。

热水蒸腾起氤氲的雾气,正如那个夜晚的梦境。

苏小澈有点喘不上气了。苏小澈身子虚,在家洗澡都会头晕犯恶心,如果不留个门缝,洗得久一点就要晕倒了。

柳星儿也有点头晕,两人才发现,居然忘了开排气扇。

排气扇的开关就在帘子旁边。苏小澈跨出两步,伸手要按,才发现那个按钮居然早就坏了。现在那是一个小洞。

柳星儿恼了:“什么啊,没排气扇就算了,居然有个洞,万一那边是个死变态,趴那儿看我们怎么办啊!”

苏小澈嘘柳星儿:“小声啦,这角度应该看不到我们的。”说着扭头瞟了一眼小洞,整个人就像被雷劈了一样,呆住了。

热水哗啦啦地流着,隔壁传来断断续续的呻吟声,却似乎越来越清晰,直钻入苏小澈和柳星儿的耳膜。

柳星儿不相信地睁大了眼睛,看着石化了一般的苏小澈。

隔壁传来了沉闷的撞击声,一下又一下,伴随着女人的呻吟声、男人的喘息声,越来越剧烈。

柳星儿慌忙去拉苏小澈,悄声道:“别看了,澡堂经常有这事儿,咱们快洗了走了吧!”

苏小澈的脚就像被钉在了地上一样,还是一动不动。

柳星儿好笑地走过去:“唉唉,小澈,我知道这个是很好看,可是这么偷看真的很变态唉,我们……”忽然说不下去了。

苏小澈的目光空洞,丝毫不见偷窥的快感。

苏小澈的目光终于从那两具缠绕的身体上移开,移到了柳星儿的脸上。苏小澈轻声说:“星儿,我认识。”

柳星儿怔了几秒,把苏小澈拉回来,道:“快洗,不通风,等下要晕倒的。”

苏小澈浑身瘫软,意识却异常清醒。苏小澈感到下面一阵阵地收缩着,猛地捶了瓷砖墙几下。既不响,也不疼。

苏小澈从来没有这么厌烦过自己的身体。他妈的居然起生理反应?!

两人终于洗完了。隔壁的门还紧闭着。苏小澈看着那道门,若有所思。

苏小澈用眼神问柳星儿:我想敲门,行不行?

柳星儿忙按住苏小澈的手,用力摇摇头,作口型:走吧。

苏小澈无声地苦笑,和柳星儿刚走出两步,身后的那道门开了。

唐菲菲拿一条大毛巾,拼命擦着滴水的头发,一脸轻松地走了出来。

苏小澈和柳星儿回过头,唐菲菲也呆住了。

苏小澈艰难地挤出一个笑,冲唐菲菲挥挥手,就拉着柳星儿走了。

苏小澈不认识那个男的是谁。苏小澈也不关心他是谁。

唐菲菲啊唐菲菲。

柳星儿们的印度舞,是孙燕姿的《神奇》。初选就穿了演出服,四个姑娘一身艳丽的红妆,头纱和面纱也都戴上了,舞姿惊艳全场。

12班这一记绝杀,更让19班下不来台。原本全校疯传本届文奥班要上演“性感热舞”,男生们都眼巴巴地等着看呢,还没看到什么,花朵们就全线出局了。

盛涛涛暴跳如雷。盛涛涛看不惯现代舞那边的姑娘,把宝都押在了主流的音乐剧上,没想到音乐剧也被淘汰了。

盛涛涛倒没发火,一来花朵们已经很难过了,二来自己也看不出什么问题。盛涛涛只得去跟尹玉姬说好话,请尹玉姬再给机会。

“机会肯定是有的,还有复选和彩排嘛,但我也不保证一定能选上。我估计啊,你们那两个跳舞的还是悬。有的班到最后没节目,也很正常。我建议啊,赶快再准备个新节目,关键时候还能顶上。不然万一到最后,这么多女生出不了个节目,大家都不好看,是吧。”

尹玉姬这番话,说得还算推心置腹。盛涛涛心惊胆战,昭告全班:原有的节目继续修改,望再出一两个新节目。

蓝若悠和安雅的脸色都不大好看。苏小澈估计没人敢这时候出节目。

盛涛涛忽然说:“我个人感觉,我们班是不是可以再出个乐器的节目?有多少同学会乐器的?”

会乐器的人太多了。学什么乐器的都有,只是都很识趣地默不作声。

盛涛涛神经又大条了,一脸纳闷道:“哎?我们班会乐器的同学应该不少吧?我记得的就……沈阳,你会的那个玩意儿叫什么来着?”

沈阳在心里狠狠地爆了个粗,幽幽道:“巴乌。”

盛涛涛一拍脑门:“哦对!巴乌。还有……谢莹莹,我记得你好像学过那个什么……”

谢莹莹忙答道:“琵琶。不过我都好久没弹了……”

花朵们一片哗然。巴乌!琵琶!这一个个的,真是深藏不露。

盛涛涛还在努力搜寻,终于,目光停留在了苏小澈的身上。

大放异彩!大放异彩啊。

盛涛涛的目光大放异彩,都不亚于去年元旦晚会上苏小澈的光芒了。

苏小澈感觉到了一股压力,知道盛涛涛在热切期盼,却纹丝不动。苏小澈不想引火烧身。

盛涛涛正欲点将,一瞟蓝若悠、宋泽蒲等垮着脸,又见安雅、程可文等不耐烦地皱着眉头。盛涛涛恍然大悟,硬把这声“苏澈”憋了回去,笑容可掬:“那这件事,我们就再讨论吧。还是先把这两个节目准备好,照学校的要求完善一下。”

远处的灯火通明的大成馆报告厅里,适时地传来一声石破天惊的“呜哇~~~~~~”

那是之前唱《知足》走红的小帅哥,要在元旦晚会上唱Vitas的《Opera2》,夜夜都在大成馆里狂飙海豚音。这是今年最热门的节目。

一周后的复选,19班的两个节目再次双双落选。花朵们平静地接受了这个结果,都懒得再争了。

离正式演出还有十天,苏小澈坐不住了。苏小澈怎么会不想上台?苏小澈只是不想去争。大家都不争了,苏小澈就出马了。

苏小澈不等盛涛涛传唤,主动进见,道:“我可以牵头,出一个器乐合奏。”

盛涛涛惊喜道:“那太好了!来得及吗?”

苏小澈十分肯定:“来得及。只要确定了人,排起来很快。”

盛涛涛忙道:“需要我在班上说一声吗?”

苏小澈道:“不太好。这两天我自己去找人就行。”

盛涛涛道:“那行,万一有什么困难,及时说,我尽量解决。”

苏小澈暗想,你可别添乱了。就笑道:“没什么困难。就是需要用一下教室的钥匙。”

盛涛涛道:“秦以墨和江心秋都有钥匙,你去找他们拿就行了。哎呀,苏澈,这次真辛苦你了。”

苏小澈笑道:“涛老师,我也不敢保证能上,总之我会尽力的。”

苏小澈前脚从办公室出来,后脚就去问蒋倩雪,知不知道有哪些人会乐器?

蒋倩雪果然知道很多:潘琦会钢琴,孟夏会电子琴,程可文会手风琴,楚霜飞会长笛,米薇会小提琴……沈阳和谢莹莹就不用说了。

苏小澈寻思着,只要有两个人愿意合作,这个节目就成了。而且最好也是西式乐器。苏小澈和谁都不熟,中西合璧太冒险了。苏小澈就开始游说了。

第一个是潘琦。潘琦笑道:“我一般都弹那些考级的曲子,表演什么的不太擅长,而且钢琴本身也很重要,如果音色什么的不好,很影响效果的。我就不参加了,小澈你加油啊!”

苏小澈谢过潘琦,就去找孟夏。电子琴在表演这方面,比钢琴灵活多了。然而孟夏不好意思地说:“我就学过两年,哪能算是‘会’啊,都是学着玩的,早就忘了怎么弹了。”

苏小澈深表遗憾。

已经有不少人知道苏小澈要出节目了,蓝若悠、安雅等人也有耳闻。

苏小澈下一个要找的是程可文。苏小澈的底气不足,且莫名心虚。苏小澈想着,如果程可文想上元旦晚会,而现代舞又上不了,那上乐器也不是没有可能;但如果程可文不愿意,苏小澈也绝对理解。

这些话也不用说明白,程可文应该都懂。

苏小澈对安雅这型的姑娘,其实也不太看得惯,总感觉她们太社会。比如程可文,还有她形影不离的闺蜜周依衣,个儿都不高,也都不太漂亮,却很是引人注目。或许是因为她们的马尾上绑着蝴蝶结,她们的手上戴着精巧的银戒指,她们的衣服上缀着一串串水钻,她们成天疯疯癫癫没个正形,嬉笑打闹的声音传得很远……苏小澈每次看到她们,就忍不住想皱眉头。苏小澈甚至觉得,可能到毕业,自己都不会想和她们说话。

然而,现在苏小澈就坐在程可文面前,邀请程可文与自己合作。程可文低着头在看书。苏小澈鼓起了十二分的勇气,轻声道:“程可文,我听说……你的手风琴拉得不错。是吗?”

程可文抬起头,眯着眼像是没睡醒,又像是刚哭过。程可文的小圆脸,是那种粉嘟嘟的婴儿肥,又留着齐刘海,活脱又一个从日本动漫里走出的萌妹子。程可文并未抬眼看苏小澈,只是闷声道:“一般吧。”

程可文不太友好。苏小澈硬着头皮,小心翼翼道:“那……你愿不愿意,跟我一起出一个乐器的节目?”

程可文睁大了眼睛,心说:我跟你合作?你在搞笑吧大姐?你不知道我们跳舞被刷了心情很差吗?

但程可文什么也没说。程可文只是摇了摇头。

苏小澈落荒而逃。苏小澈觉得自己快把程可文弄哭了。程可文抬头的那一瞬,苏小澈心里就一颤。这姑娘,真是我见犹怜。

程可文睁大眼睛的那一瞬,苏小澈真后悔去找了她。不是因为听到了她的心声,而是在那双眼睛里又一次看到了自己的私心。

程可文倒是没哭。周依衣凑过来,惋惜道:“你真不去?”

程可文懒懒道:“不去。我总觉得,如果我去了,对安雅她们有点……不好。再说我早就不拉琴了。”

周依衣叹道:“也是。你还记得我们去年那个节目吗?”

程可文笑道:“必须记得啊!你,我,安雅,蔚然,还有那四个男的,去年超嗨的……”

周依衣道:“就是啊。今年政教处抽什么风,居然刷你们。”

周依衣今年胖了一点点,就不好意思再跳舞了。蔚然是个挺保守的姑娘,今年就也没参加安雅的队伍,转投了蓝若悠——这五个姑娘高一都是同班的。安雅和程可文从小学跳舞,学的是拉丁。

程可文道:“也好。看看苏澈能弄什么曲子出来,我真好奇。”

这次要弹的曲子,苏小澈的心里早已有数——《More Than Love》,电影《假如爱有天意》的主题曲。不论名字还是风格,都与《穿越时空的思念》如出一辙。

苏小澈有意将《天意》演绎成《思念》的姊妹篇,继续走悲情路线,保持鲜明的个人特色。可惜的是没有了仲夏儿这个好搭档。

楚霜飞和米薇一致表态:没听过这首曲子,想先听听难不难,再决定是否参加。苏小澈当即去找盛涛涛。盛涛涛表示可以用本本公放,又问为什么苏小澈没找沈阳和谢莹莹?

苏小澈解释说他们的乐器和这首曲子不搭。盛涛涛却坚持“人多希望大”。苏小澈转念一想,这两人也不一定愿意,一听就知道不搭了,听听也无妨。苏小澈就将四人都带到了盛涛涛的办公室。

音乐一起,楚霜飞便恍然大悟:“哦!原来是这首,就是《灰色空间》的调啊,我听过。”

米薇也点头说听过。苏小澈问《灰色空间》是什么?米薇说是偶像剧《斗鱼》的主题曲,罗志祥唱的。苏小澈没听过。

总之,两人很熟悉这曲调,却说有点难。盛涛涛就发话了:“先别下定论,都多听几遍再说。”

听了两三遍,米薇开口了:“这曲子有和声,主旋律是钢琴,我不知道小提琴怎么配合,而且也没谱子。”

楚霜飞道:“网上应该有谱子吧,一搜一大堆,好像。不过我也不知道长笛该往哪儿加。”

苏小澈果断道:“不用网上的谱子。网上的谱子太简单,一般都没有和声。谱子我来写。和声也要改一点,很简单。”

米薇迟疑道:“那应该就没问题了。”

楚霜飞也默然了。盛涛涛转而问另两人:“你们怎么样?”

沈阳尴尬道:“这个,巴乌完全插不进去啊。”

谢莹莹也尴尬道:“琵琶和这个曲子,好像不沾边……”

盛涛涛道:“我还是觉得应该都加进去。苏澈,你看,去年就是中西合璧,今年为什么不继续搞呢?我们这么多人,不用多可惜啊。”

苏小澈想了想,道:“这么说吧,涛老师。我不是不想用,而是担心。我之前说了,我也不能保证这节目就一定能上。如果把什么乐器都加进来,说实话,就像个大杂烩一样。我担心效果不好,上的可能性就更小了。沈阳和莹莹,也知道这一点,所以才不敢加入。”

盛涛涛也想了想,道:“这样,苏澈,你不要有压力。我是希望大家都能上。你就跟我说,你能不能把这些乐器都组织起来?”

苏小澈肯定道:“能。但是有点冒险。”

沈阳和谢莹莹都意外了。盛涛涛赞许道:“好。那就这么办。万一最后没选上,责任不在你。”

盛涛涛有盛涛涛的打算:宁可冒着不出节目的风险,也要昭告天下,19班不但成绩优秀而且多才多艺。特优生谢莹莹,就算只抱个琵琶坐在那儿,已经是极好的噱头。而巴乌这种乐器,大多数人闻所未闻,沈阳不登台实在可惜。

苏小澈却不是敷衍盛涛涛。苏小澈确实能做到。苏小澈第二天早上就拿出了谱子。盛涛涛又惊又喜,立马帮着复印了。四个声部,电子琴走两个,长笛和巴乌走一个,小提琴和琵琶走一个。这一节谁进,那一节谁进,哪一节几个人进,主旋律几个人合……都标记得一目了然。苏小澈自己的电子琴,标记得最多,因为可以不停地换音色,还有双音色和左手和弦。

而这份谱子,不过花了苏小澈一个小时——苏小澈半夜爬起来,搬小凳去厕所听了一个小时MP3,顺便发了个短信给湘夫人。所以苏小澈分发谱子的时候,西先生刚好也把琴送到了。众人惊叹之余,分头去准备乐器。万事俱备,只欠排练。

时间一晃就到了平安夜。各班又是张灯结彩,要开圣诞晚会。每到这种劳动力紧缺的时刻,八个男生恨不能分身成八十个,上天下地,跑进跑出,忙得团团转。

江心秋是最活跃的。晚会需要的所有东西都是他买来的,座位也是他指挥着大家“乾坤大挪移”。他是男主持,得先跟女主持田曼柔对串词,还要亲自唱首歌——和吴月瑶合唱《广岛之恋》,之前在课间试着合唱过,据说“比原唱还好听”,反正苏小澈是没听到。

苏小澈帮着布置教室,满眼都是江心秋跑来跑去,想这小男孩的精力怎么旺盛到如此地步。江心秋流窜在教室的各个角落,还回应着四面八方的花朵们的招呼,想不讨人喜欢都难,也难怪柳星儿喜欢他。

所有的桌椅都挨着墙摆成了一圈,摆不下的全堆到了教室最后面。花朵们纷纷入座,盛涛涛也入座了。

教室的灯忽然熄灭了一半,另一半在彩纸的包裹下,透出朦胧的彩色光晕。圣诞晚会开始了。

天津大学研究生导师名单

化工学院导师

谭蔚、康勇、郭锦棠、董岸杰、袁才登、邓联东、郭睿威、葛志强、吴祖泽、杨晓明、赵广荣、黄耀东、李艳妮、乔建军、蒋建兰、元英进、姚素薇、王为、杨全红、黄成德、王宏智、宋全生、张卫国、董晓燕、杨冬、班睿、王一平、陈旭、刘昌孝、孙彦、马平生、林跃生、杨志民

建筑工程学院导师

高学平

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导师

刘俊杰、张欢、娄承芝、安大伟、柴立和、孙井梅、王晓玲、孙宝盛、朱文亭、邢国平、刘志强、田一梅、陈冠益、郭静、涂光备、朱能、由世俊、迟杰、谭欣、赵 林、尤学一、陶建华、李鑫钢、王志、张于峰、季民、顾平、赵新华、张宏伟、张书廷

药物科学与技术学院导师

刘绛光、张、沈建国、蒋伶活、孙剑、苏艳芳、杨学东、何应、肖加奇、万谦宏、包建民、王劲峰、高文远、王书军、陈海霞、赵康、王松青、姜申德

机械工程学院导师

杨昭、张立梅、解世文、付光琦、杨延相、汪洋、赵华、刘昌文、张惠明、姚春德、宋崇林、舒歌群、刘书亮、苏万华、赵军、王怀信、马一太、王洪礼、张琪昌、陶建华、罗纪生、吴雪松、周恒、石广玉、张义同、秦庆华、李鸿琦、亢一澜、计欣华、吴志强、陈予恕、刘建平、张策、杨功流、汪顺亭、陈超英、庄良杰、王树新、阎祥安、张连洪、任成祖、郭伟、张大卫、王太勇、徐燕申、胡仕新、黄田、姜楠、宋轶民

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导师

杨正方、杨德安、徐廷献、徐明霞、孙清池、曲远方、马卫兵、刘家臣、梁辉、李志宏、李亚利、李秀华、李晓雷、靳正国、季惠明、侯峰、郭瑞松、蔡舒、朱胜利、郑冀、赵乃勤、杨贤金、魏强、王玉林、王吉会、万怡灶、唐子龙、宋诗哲、师春生、刘永长、李家俊、黄远、高志明、高后秀、杜希文、郑俊萍、赵蕴慧、袁晓燕、原续波、尹玉姬、姚康德、许鑫华、盛京、马桂秋、刘晓非、刘文广、李景庆、侯信、封伟、成国祥、常津、张玉凤、叶福兴、杨新岐、杨立军、王立君、王东坡、罗震、路登平、廉金瑞、李午申、李桓、荆洪阳、霍立兴、胡绳荪、韩国明、单平、朱玉梅、李方、龚彩荣、范国粱、崔振铎、黄定海、王惜宝、柳刚、程方杰

精密仪器与光电子工程学院导师

裘祖荣、张贵忠、周革、于 建、郁道银、贺顺忠、傅星、段发阶、向望华、章若冰、刘文耀、王向军、刘铁根、刘书桂、张伟力、刘海婴、张国雄、林玉池、王明时、李恩邦、张德龙、王宝光、曾周末、万柏坤、叶声华、孙长库、黄战华、曲兴华、胡小唐、杨学友、葛宝臻、高峰、徐可欣、陈才和、邢岐荣、宁继平、柴路

建筑学院导师

王其亨、袁逸倩、曾坚、杨昌鸣、董雅、陈学文、王强、马剑、曹磊、荆子洋、刘庭风、张华、邱景亮、王爱英、王立雄、高辉、吴葱、王蔚、龚清宇、袁大昌、陈天、姜耀明、运迎霞、赵劲松、赵剑波、刘彤彤、邹颖、刘云月、盛海涛、梁雪、严建伟、夏青、洪再生、刘丛红、罗杰威、宋昆、张颀、张玉坤、彭一刚

电气与自动化工程学院导师

闫勇、姜印平、路志英、徐英、贾贵玺、姜惠兰、周跃庆、岳士弘、林济铿、张庆超、杨正瓴、肖峻、陈益广、吕伟杰、刘迎澍、刘怀东、李冬辉、左志强、孙宏军、史婷娜、石季英、王一晶、王晓远、王守相、王超、车延博、么莉、鲜斌、张炳达、宋学军、沈建国、魏克新、葛少云、董峰、夏超英、夏长亮、房大中、张艳霞、张涛、张国山、余贻鑫、吴爱国、孟庆浩、杜伯学、闫勇、许跟起、孙雨耕、刘正光、李永丽、李林川、王萍、王江、王化祥、王海风、王成山、万健如

08年奥运会中国一共夺得了51枚金牌,哪块金牌含金量最高呢?

不知有多少人记得张娟娟或者有多少年轻的朋友知道张娟娟这个运动员。她从事的是箭术,大家知道她的并不多,这一点都可以理解。但在08年张娟娟却是个大明星!她打破了韩国人在奥运会上独占鳌头40年的记录!三英战吕布,张娟娟在重压下连败三名韩国名将,最后捧得奥运会金牌!那也是中国射箭队在奥运史上首次也是唯一一枚金牌。08年张娟娟力压韩国获取射箭项目金牌,这个奖牌的含金量史无前例。

每一位奥运选手的背后,都付出了常人难以承受的努力与牺牲

现在,东京奥运会正在紧张地进行中,而本届奥运会,中国队可以稳定地占据奖牌榜前三名。尽管已经很了不起,但人们通常都记得的是金牌!每一位奥运选手的背后,都付出了常人难以承受的努力与牺牲。也因为这样,奥运有时散发出的光芒,更令人感动。

箭术这种运动,现在也逐渐进入了大众的视野。这项运动很吸引人,即使普及程度还不算高,但仍有许多热爱射箭的爱好者对此念念不忘。

中国射箭健儿也曾在历届奥运会舞台上斩获金银牌

从东京奥运会射箭比赛开始,中国代表团就在第一个项目混合团体1/8的比赛中遗憾出局。尽管这一项目的传统强队是韩国队,但中国射箭健儿也曾在历届奥运会舞台上斩获金银牌,留下了许多辉煌瞬间。

2008北京奥运会女子单人射箭决赛,伴随着最后一箭9环的命中率,张娟娟创造了自己的历史,也创造了中国射箭历史,打破了韩国在这个项目上的垄断地位!射击一直是韩国队的强项,特别是在女子射箭比赛中。从84年的洛杉矶奥运会开始到16年的里约奥运会,韩国9届女子射箭比赛共夺8金,而中间中断的那一次是由张娟娟获得的!

韩国射箭队更是被誉为“梦之队”

2008年张娟娟从4分之一决赛开始就遇到了韩国选手,三位选手分别是朱贤贞、尹玉姬以及朴成贤。三人都是韩国射箭队的顶级选手,朴成贤是雅典奥运会的冠军,尹玉姬甚至还创造了一项世界纪录!三位选手分别是本届奥运会中国乒乓男单马龙、樊振东、许昕!

但张娟娟连续击败朱贤贞、尹玉姬,决赛中面对朴成贤。最后一箭仅剩两箭,张娟娟只领先一分,但最后一箭射出张娟娟9分,最终以110-109获胜!那年,张娟娟也入选了最佳女运动员的提名,而张怡宁则最终获得了冠军!但是张怡宁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我觉得给张娟娟更合适一些,相当于一个人击败了郭跃、王楠和我!自1984年奥运会以来,奥运会女子个人和女子团体射箭共17枚金牌,韩国获得16枚金牌,唯一例外的是张娟娟。

而韩国射箭队更是被誉为“梦之队”,韩国女子射箭在世界上的地位,或许要比美国男篮的地位更稳固。尤其是韩国女队,自从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亮相以来,韩国女队在女子个人赛和团体赛中获得金牌,而韩国女队六连冠就是最好的证明。

而且她们的男队也非常强大,多次在团体赛中获得冠军。在2004年雅典奥运会上,韩国包揽了男女团体金牌和女子个人金银牌。与之相比,韩国在奥运会上连续获得17金、7银、4铜的好成绩,而在女子项目中,中国队仅拿到5银,而且每次都输给韩国队。

一次最完美的教科书式的胜利

对于中国射箭队来说,张娟娟的这枚金牌,是中国射箭队在奥运历史上的第一块金牌,也创造了历史!这个工程一直号称“千年老二”!最后,2008北京奥运会获得了这个冠军!这次冠军,不仅特别宝贵,而且振奋人心,是一次最完美的教科书式的胜利!2014奥运会冠军张娟娟选择退役,结束了他辉煌的职业生涯。

2018年北京冬奥会射箭第一名是谁

冬奥会没有射箭项目。

中国射箭第一名是张娟娟,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张娟娟在1比4决赛、半决赛和决赛中连胜三位有着梦之队之称的韩国选手,其中包括卫冕冠军朴成贤、世界纪录保持者尹玉姬,夺得中国射箭史上第一枚奥运金牌。

在2001年9月举行的第41届世界射箭锦标赛上,中国女子射箭队取得了历史性的突破,获得团体金牌。这是中国射箭队首次在世界大赛上拿到团体金牌。而在12月举行的亚洲射箭锦标赛上,小将张娟娟获得了女子反曲弓个人冠军,一举打破了中国女子射箭长期以来逢韩不胜的历史。张娟娟也以其出色的表现获得了2001年首届中国电视体育最佳新人奖的提名。

点赞2450 收藏435

复制本文链接攻略文章为红果资源站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